什么是袖珍人的小天地/真人?

真人一词最早出于春秋战国《庄子·大宗师》:“古之真人,其寝不梦,其觉无忧,其食不甘,其息深深……古之真人,不知说生,不知恶死,其出不欣,其入不距;翛然而往,翛然而来而已矣。”
天尊的别名,道家称存养本性或修真得道的人。亦泛称“成仙”之人。
春秋战国《庄子·大宗师》:“古之真人,其寝不梦,其觉无忧,其食不甘,其息深深……古之真人,不知说生,不知恶死,其出不欣,其入不距;翛然而往,翛然而来而已矣。”
《鬼谷子》:“盛神中有五气,神为之长,心为之舍,得为之大;养神之所,归诸道。道者,天地之始,一其纪也。物之所造,天之所生,包宏无形,化气先天地而成,莫见其形,莫知其名,谓之神灵。故道者,神明之源,一其化端,是以德养五气,心能得一,乃有其术。术者,心气之道所由舍者,神乃为之使。九穷十二舍者,气之门户,心之总摄也。生受于天,谓之真人;真人者,与天为一。内修练而知之,谓之圣人;圣人者,以类知之。故人与生一出于物化。知类在穷,有所疑惑,通于心术,心无其术,必有不通。其通也,五气得养,务在舍神,此谓之化。化有五气者,志也、思也、神也、德也;神其一长也。静和者,养气。气得其和,四者不衰。四边威势无不为,存而舍之,是谓神化。归于身,谓之真人。真人者,同天而合道,执一而养万类,怀天心,施德养,无为以包志虑思意而行威势者也。士者通达之神盛,乃能养志。” 《黄帝内经·素问·上古天真论第一篇》:"上古有真人者,提挈天地,把握阴阳,呼吸精气,独立守神,肌肉若一,故能寿敝天地,无有终时,此其道生。”
汉 淮南王《淮南子·本经训》:“莫死莫生,莫虚莫盈,是谓真人。”
贾谊《鹏鸟赋》:“真人恬漠兮,独与道息。释智遗形兮,超然自丧;寥廓忽荒兮,与道翱翔。”
汉王逸《九思·守志》:“随真人兮翱翔,食元气兮长存。”
三国阮籍《大人先生传》曰:“太初真人,唯大之根.专气一志,万物以存.退不见后,进不睹先,发西北而造制,启东南以为门.微道德以久娱,跨天地而处尊.夫然成吾体也.是以不避物而处,所赌则宁;不以物为累,所逌则成.彷徉是以舒其意,浮腾足以逞其情.故至人无宅,天地为客;至人无主,天地为所;至人无事,天地为故.无是非之别,无善恶之异.故天下被其泽,而万物所以炽也.若夫恶彼而好我,自是而非人,忿激以争求,贵志而贱身,伊禽生而兽死,尚何显而获荣?悲夫!子之用心也!薄安利以忘生,要求名以丧体,诚与彼其无诡,何枯槁而逌死?子之所好,何足言哉?吾将去子矣.”
魏晋《太上经》曰:“混茫之气,变化为真人,与时翱翔,有名无体。”
魏晋《洞元自然经诀》曰:道言:真人者,体洞虚无,与道合真,同於自然,无所不能,无所不知,无所不通。
南北《太上一乘海空智藏经》曰:天尊:道性无隐无显,无生无灭,无去无来;非现在,非未来,非过去;非因所作,非缘所生。是故名常。道性即是天尊,天尊即是真人。真人是常,道性是常。一切有为之法,皆是无常。虚空无为,是故为常。虚空者,即是道性;道性者,即是天尊;天尊者,即是无为;无为者,即是常乐。
道性、天尊、真人、无为、虚空等等,都是同体异名的概念。如同佛性、佛、真如、法身一样。
这是道教继承先秦两汉道家思想对天尊问题探讨的深入。
宋苏轼《仇池笔记》:“道家云:「心不离田,手不离宅。」又云:「真人之心,若珠在渊。众人之心,若瓢在水。」”
清《孔易阐真》:“行无为自然之道,以成后天之功,性了而命亦全,便为无漏真人矣。”
清《阴阳正宗略引》:“天则有灾害之凶;地则有覆亡之患;人则有劫杀之灾,死丧流离,无时或息。人纵不能为不生不灭之真人,等而下之,亦当求其恶少善多,庶得领取生人之乐尔。今者理欲混淆,道之深微,非所望矣。”
陶行知:“千教万教教人求真,千学万学学做真人。”